首页 »

【经济】东方证券的股权拍卖争议

2019/10/21 11:30:56

【经济】东方证券的股权拍卖争议

12月15日,上海青莲阁拍卖有限责任公司受法院委托发布公告,2014年12月29日将进行东方证券6110万股股权司法强制拍卖,拍卖起拍价格6元/股,拍卖股份占东方证券服务有限公司全部股权约1.4%。

 

这些股份原属于高远控股,而其已经欠下十几亿债务,其所持东方证券的股权已是其主要资产。现在有抵押物的债权和没有抵押物的债权人,都希望可以从东方证券的股权拍卖中,得到全部或者是部分偿还。

 

焦虑的债权人

 

股权拍卖对于质权人和债权本是一件好事,但在公告发出后,拥有东方证券800万股股权质押信托受益权的郭伟华(化名)开始焦虑。因为在高远控股借款抵押中,东方证券的股份作价比较高。

 

郭伟华计算,从发出公告至拍卖,只有两周时间,采用联合拍卖的形式,拿下6110万股,最少需要5亿元。而预计能够在短时间内筹集到资金又有意向竞拍者可能不多,且临近年底,资金面紧张。

 

郭伟华认为,如果质押在不同质权人的东方证券股份分别拍卖,则可能有更多人参与,最终成交价也可能会更理想。因此,郭伟华等一些利害关系人并不满意这样的此次打包拍卖的安排,已向上海市二中院提起书面异议,希望6110万股东方证券股份可以拆分成几份拍卖,或者是按质权人不同分别进行拍卖。

 

股份价格预期高

 

根据东方证券的招股说明书,高远控股曾经持有东方证券9310万股,曾经分别被质押给16个质权人。这些质权人包括五矿信托、中泰信托、上海立融典当有限公司、民生银行、兴业银行、山西信托等。抵押给信托公司的部分几乎都是通过信托计划的形式抵押给信托公司的。其中,五矿信托涉及的股份最多。在高远控股不能偿还信托计划本息的时,五矿信托还对部分产品被迫启用了刚性兑付。

 

同时,招股说明书也显示在去年10月10日和今年2月14日,高远控股所持东方证券股权进行了两次司法拍卖,分别成交1200万股、2000股。此次拍卖的6110万股,是现在高远控股持有的东方证券的所有股权。并且特别注明:高远控股所持股份共计6110万股,全部被质押。除了被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冻结,还有数家法院对这些股权进行轮侯冻结。

 

对于这次东方证券的股权拍卖,债权人和质权人对东方证券股权预期高。虽然前两次东方证券股权的司法拍卖价格分别是是7.58元、5.4元。

 

但是眼下,投资者对东方证券股份的价格预期更高。一方面由于券商股的暴涨,券商估值整个提升;另一方面2014年12月9日,证监会预披露了东方证券的招股说明书,东方证券被认为有可能是进入冲刺IPO的最后阶段。同时,国信证券的发行以及投资者热捧,也增加了投资者对东方证券的信心。

 

同时,有投资人分析认为,东方证券显著的特别是自营业务是主要业务之一,2013年自营业务收益占比65.59%;证券经纪业务净收入占比为31.12%,相比较同类券商,东方证券受市场波动性影响更大,尤其是过去几年熊市中。但是目前市场普遍预期向好,本次股指在2014年四季度出现了大幅上扬,在本轮行情之中,券商类板块成为主要的领涨板块。因此东方证券运作风格相对于同业而言而为激进,2014年四季度的盈利数据将大幅增长,而且在股票指数持续向好的预期刺激下,东方证券上市后在牛市中应该被给予更高的风险溢价估值。

 

拥有东方证券800万股股权质押信托受益权的郭伟华甚至想过,如果拍卖结果不能偿还债务,就不如通过拍卖的形式持有这些股权。但是眼下采用联合拍卖的形式,他要竞拍的不是800万股,而是6110万股。最少5亿的拍卖门槛把他挡在拍卖之外。

 

利害关系人提起书面异议 

 

采取联合拍卖的方式,在部分质权人以及没有抵押物的债券人看来,并不利于东方证券股权拍出较好的价格。

 

针对股权联合拍卖形式,主拍机构上海青莲阁拍卖有限责任公司严先生说:“这次联合拍卖是受上海市二中院的委托,拍卖形式是由法院决定的。”同时,青莲阁拍卖公司也告诉证券时报记者,如果质权人或者是债权人对拍卖形式有异议,应该尽快与上海市二中院沟通。

 

上海市二中院表示,采取什么样的联合拍卖还是单独拍卖,法院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自主选择拍卖形式。实际操作确实如此。此前,高远控股的质押给同一质权人的东方证券股份曾经有单独拍卖,甚至还有过拆分拍卖。东方证券预先披露的信息也显示, 2013年10月10日,威达高科通过司法拍卖方式取得司法冻结的高远控股所持东方证券的1200万股; 2014年1月,山西卓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通过司法拍卖方式取得司法冻结的高远控股所持的2000万股股份。

 

对此,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上海分社高级合伙人黄开军律师表示,将东方证券6110万股股权整体打包拍卖,有利于拍卖股权的一次性实现,流程相对简便,但拍卖的公平与公正性将受损;若分股零拍,将有利于实现股权价值的最大化,最大限度保护债务人利益。黄开军认为,与不动产等不同,股权的性质属于可分物,合并拍卖的必要性不大。

 

眼下的司法拍卖形式,郭伟华利害关系人等并不满意,已向上海市二中院提起书面异议,反对东方证券股权打包拍卖,希望可以分拆拍卖,降低竞拍人参与门槛,最大可能的发挥东方证券股权价值。

 

不过,无论最终质权人和债权人的诉求能否得到满足,只要司法拍卖进行,作为标的物的东方证券,恐怕都得重新向证监会提交一次申报材料,更新股东信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陈抒怡 编辑邮箱 shguancha@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