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察家|日本外相拟本月访华:值得期待,令人担忧

2019/9/16 23:52:48

观察家|日本外相拟本月访华:值得期待,令人担忧

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决定4月下旬访华与王毅外长会谈,从而给陷入停滞状态的中日关系增添了一线改善的希望。然而,两国之间的积怨不是一下形成的,要想从根本上改善关系恐怕还需要多层面的努力,其中,共同的战略设计、牢固的政治定力和基本的诚心诚意是必要的。

 

首先,要有战略设计。国家与国家之间如果没有共同的战略设计,一旦发生分歧便很难互相协调。所谓共同的战略设计是指利益一致的国家具有共同的信念,构建此种信念可以使相关国家避免被一时一事所困扰,缺乏此种信念则往往使有些国家关系纠缠个案,因小失大,丧失全局。中日两国曾经在战略设计方面相向而行做过努力,继中日邦交正常化“联合声明”与“和平友好条约”之后,1998年的中日“联合宣言”把双边关系定位为“基于和平与发展的友好合作伙伴”,2006年,安倍的破冰之旅,两国又与时俱进把双边关系定位为“战略互惠”。

 

但是,随着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逐步实施,日本的亚洲战略开始偏离原来的自主思考轨道,被冷战思维和所谓普世价值观所左右,拒绝在中日之间构建共同的价值追求。相对于中国基于命运共同体意识提出的亚洲新安全观和“一带一路”倡议,日本的战略构想力明显相形见绌。安倍以积极和平主义为名,解禁集体自卫权,修改安保相关法案,与美国签署防卫合作指针,预想所谓“存立事态”和“重要影响事态”,明眼人都知道这主要是针对朝鲜半岛和台湾海峡的“事态”。现在是日美之间的战略越来越清晰,中日之间的战略越来越模糊,中日之间是敌是友含混不清,被个案困扰,失去战略追求,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其次,要有政治定力。中日曾经有过几十年的和平友好关系,这与两国领导人的政治定力有关。历史问题、赔偿问题、领土问题乃至台湾问题都曾置于两国和平友好的大局之下,没有被一时一事的干扰所左右。2006年,两国把关系定位为“战略互惠”之后,还为把东海建设成“和平、合作和友好之海”做过努力,达成共同开发合作意向。但是,2010年的“撞船事件”后,日方失去了政治定力,不顾双方长年在钓鱼岛问题上形成的政治默契,不但长时间扣押中国船长,还打算将他诉诸法院,旨在显示日本对钓鱼岛的司法管辖权,其实是想得寸进尺,让中国承认日本对钓鱼岛实际管辖的事实。

 

继“撞船事件”后,再次给中日关系以伤害的是“国有化事件”,在这个问题上,时任的野田佳彦首相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政治定力,使得搅局者石原慎太郎不顾中日关系大局实现个人野心的阴谋得逞。另外,钓鱼岛冲突的背后还有域外大国挑拨离间的影子,然而,对此日方本该清楚有些国家煽动的所谓中国威胁未必是真的,他们对日承诺的安全保障也未必可靠,他们关心的只是他们自己的利益。其实,一经“忽悠”便失去定力是不明智的,日本应该与邻国通过友好合作实现安全保障,而不是拉大旗作虎皮,遏制围堵邻国。

 

第三,要有诚心诚意。岸田外相此次访华值得期待,也令人担忧。我们期待岸田外相怀着诚意而来,两国能够通过访问达成一定共识,使关系得到改善,但是我们也担心日方再一次利用改善关系为国内政治服务,为选举活动服务,为七国外长会议服务。另外,我们还担心日方以改善关系为手段捞取好处,以安保法案为背景,以南海问题为筹码,要求中国在东海诸问题上让步损害中国利益。须知南海是中国与沿岸相关国家之间的事,追随美国渲染伪命题“航行自由”,借此事“趁火打劫”,向中国要价,既不诚实也不厚道。

 

改善中日关系要有顶层设计,还要有具体安排,态度要一以贯之,这需要诚心和诚意。岸田外相如果有诚意,就应该向中国人民讲清楚中日关系与日美防卫合作指针的关系;就应该讲清楚中日关系与“日美印澳”军事合作构想的关系;就应该讲清楚中日关系与“菱形包围圈”的关系;就应该尊重中国人民的感情,不去参拜靖国神社;就应该态度一贯,不耍两面派,一面谋求改善关系,一面上蹿下跳渲染中国威胁论,构筑对华包围圈。

 

外交要有大战略,这个大战略就是以和平友好为目标的战略;外交还要有定力,这个定力就是不受小利诱惑的君子风度;外交还要有诚意,这个诚意就是以诚信为基础的为人品质。没有战略就没有高度,没有定力就没有风度,没有诚意就没有亲和度,这是外交的品味。希望中日关系的发展能够始终如一站得高,看得远,做得实,能够符合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符合地区各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并为地区与世界和平做贡献。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日本文化经济学院教授。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